高清不卡在线无码调教

高清不卡在线无码调教

盖茯苓、白术、泽泻、薏仁原是上下分水之神药,又得防风、白芷、升麻、荆芥风药以祛风。况上无饮食之相济,则所存肾水亦正无多,补火而不兼补其水,焚烧竭泽,必成焦枯之患,济之以水,毋论火得水而益生,而水亦得火而更生。

法当吐,不吐则死。惟泻其肝中之火,则内热既衰,益之桂枝数分,但去散太阳之风,不去助厥阴之火,此热结所以顿解也。

治法不可纯治少阴,然而本是少阴之症,舍治少阴必生他变。若以冬寒治法治春温,反致伤命为可惜也。

盖此症乃胃中少有微热而气又甚衰,故症有似于狂而非狂,有似于痫而非痫也。吾补其肾中之水火,水得真火以相生,火得真水以相养,肾中之阴阳既济,则心肾之阴阳又安得有冰炭之乖乎。

用寒药治之不效,热药亦不效,用补药亦不效。夫心火最畏肾水之克,而又最爱肾水之生,盖火非水不养也;肾水又最爱心火之生,而又最恶心火之烧,盖水非火不干也。

然而徒散其火,而火为痰气所结,则散火而未能遽散,故又加香附以通其气,加花粉以消其痰。  治法不可治暑,而并不可泻火,不特不可泻火,必须补火。

Leave a Reply